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[短篇]《美欲之母》(未删节1-21章)
[短篇]《美欲之母》(未删节1-21章)
小说类型:都市人妻 文件大小:270kb 解压密码: 文章简介或节选 我叫杨华强,生活在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里。爸爸和妈妈都是打工一族,每日的工作都很忙碌,但过得很充实。 今年我十七 岁,许多人说我早熟老成。这可能是因为我自小接触网络聊天室,和各种形式的人物交流,所以个人价值观比较超前。 自小我就是个色胚子,十二 岁时和同学一起看黄片,十四 岁勾搭女孩子上床。 虽然脑袋里充满了色欲,但我的成绩还是蛮好的,所以母亲给我的零钱特多,从来不愁吃喝。 妈妈叫江美珍,今年三十五 岁,在一所民营企业里当高级会计。妈妈和爸爸是在初 中就认识的,高 中时两人没做好安全准备,生下了我,那时妈妈才十七 岁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??---------------------- 第03章 我把妈妈搂在怀里,抚摸她的秀发。 “你还是我的妈妈,不管你变成怎么样,我们的血缘关系都不会改变。刘建明我有办法对付,还记得志锋吗?我初中同学,他的父亲现在是税务局长。还有有陈子标,听说他妈妈当选副市长了。” “刘建明不过一个小老板,没有多大的权势,要不然他也不会把你当婊子去接客。今天他在家搞你时被我打晕了,当时我太激动就把你也上了。现在那头胖猪被我关在地窖里,等下我和你一起去收拾他。” 妈妈听了我的话很意外,她没想到当初和我玩的不良少 年家庭如此有背景。 最让她惊讶的是刘建明被我关押着,她以为今天刘建明被我赶跑了。 妈妈惊讶的说:“啊强,你怎么处理他,千万不要出人命呀!妈妈受点苦无所谓,你以后的路还漫长。” 我说:“我不会对他怎样,逼他交出DV和照片就放他走了,日后再把他弄垮不迟。我说过要把你变成我的私有奴隶,一定会做到的。” 妈妈脸色通红的说:“假如真的能夺回照片,我以后也不回那破公司了。搞不搞夸刘建明也无所谓。啊强,你能帮妈妈让我很开心,没想到我家的华强现在如此有本事。我为什么不早点跟你说呢?非要等到被发觉才说出真相。” “妈妈,你愿意做的奴隶吗?” “啊强,这个事以后再说吧!你的一切要求我都会答应的。” 要把妈妈完全驯服还有一段距离,毕竟昨天我还是她的儿子,心态上的转变不可能这么快。假如不是我当场发现妈妈和外人通奸,而妈妈又药性发作主动献身,正常情况下即使妈妈通奸的事曝光她也不会与我发生关系。这是乱伦,为世不容。 我躺在床上,让妈妈一边把屁股向着我一边替我口交。妈妈今天才三十五 岁,还处于黄金年龄。爸爸对女人的样貌要求很高,所以妈妈一直注重保养身材和养颜。不过爸爸工作忙碌,家里的果实没好好享用倒便宜了外人。 妈妈的身体真的很敏感,光给我口交就流出淫水了。我把手指插入小穴里玩弄,妈妈含着鸡巴的嘴里发出呜呜的响声,但还是很用心的舔下去。我撑开妈妈的阴唇,观察里面的肉壁,红扑扑的,煞是可爱。挖弄一会我就抽出手指,把目标转向阴蒂。 阴蒂因为充血变得很饱满,我在上面来回抚摸,偶尔拉扯一下阴毛。强烈的快感让妈妈不住的摇摆屁股,像是渴望,又像是对我发出邀请。本来我还想探索妈妈那迷人的菊花,但我嫌脏,改日等妈妈洗干净再玩吧! 没挖几下就让妈妈高潮了,淫水喷了我一脸,把我气得在她屁股“啪、啪、啪、啪、”打下十多个巴掌。 妈妈吹箫的功夫很不错,鸡巴在妈妈香舌的伺候下非常舒服,我感觉以前和那些女人的性爱都是白做了,浪费我的精液。继续享受一会后我就示意妈妈停止,然后把鸡巴插入小穴里冲刺。 “贱~货~,才插~几下就~留这么~多水~~。” “嗯~~嗯~~嗯,水~多~才~好,啊~啊~啊~~啊强~~~你舒服吗?~~啊~~我好爽~~我~是~不~是~很~淫~贱。” “你现在跟条母狗有什么分别,我肏死你这贱婊子~~~”“啊……干死我……啊,我是~婊子~干我吧!使劲点~~~啊~~啊~~啊。” 妈妈的贱态让我更加兴奋,我抬手狠狠的拍在妈妈的臀部上,登时出现一个红印。但妈妈反而更兴奋,呻吟声更加淫荡下流。 由于今天射过几次,现在做得比较长久,我在妈妈身上驰骋了几一个小时,在乳房和屁股上留下了深刻的抓痕。 最后我发射时,把鸡巴插进妈妈喉咙的深处,一点不留。妈妈视乎很喜爱精液的味道,咽下精液时露出一副迷醉的表情。 我知道妈妈不可能回到过去了,既然要堕落,那么让我主宰你的人生吧! 今晚我把妈妈留在我房间里过夜,她的D杯乳房让我摸个不停,就像小孩子把玩新的玩具一样。? 早上下体传来一阵湿热柔软的感觉,像是进入了另一个魔幻空间,肉棒被一条湿热的物体打转轻抚。我坐起身来,发现妈妈正在替我口交。昨晚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还没消散,那一道道抓痕和红印在妈妈光滑的皮肤上若隐若现。 “可以停下了妈妈,我要上厕所小便。” 妈妈抬头看着我,妖媚的一笑:“不用去啦,就在妈妈的嘴巴里解决吧!这里是你的马桶。” 妈妈用手指指着自己的嘴巴。 听了这话感觉很奇妙,一种奇特的快感悠然而生。我没有再说什么,一阵悉索就在妈妈的嘴里撒尿。妈妈吞得很有技巧,没有咽着。 晨尿撒完整个人觉得很痛快,在妈妈的嘴里更让我有种凌辱的快感。 “以前在公司里刘建明常让我这么做的,开始很排斥,后来就爱上这种感觉了。他们能享有这种权利,啊强你也一样,他们对我做过什么你都可以那般对我。这是我对你的一种补偿,我没有当好母亲。” 我说:“以后就是我个人的权利,他们做过的我会做,他们没做的我会做更多。” 妈妈没有说话,只是低头不语。我也没有搭理她,起床洗刷。一番整理后容光焕发,穿上一套合身的衣服看来起更像一个成熟的男人。 我走到楼下打开电视看新闻,让妈妈去做早餐。新闻没什么特别,还是关注最近国际油价上涨,各地民众游行示威,没多大意思。吃完早餐后我就考虑如此处理刘建明了,现在他可能六神无主吧!被我关了一天,滴水未进,等下拷问也没多大的力气反抗了。 我手提猎枪打开地窖的铁门,然后把射灯打开,妈妈跟着我的身后。刘建明睡在地上,身上的绳子没有挣开。我走过去把他踢醒,然后战到射灯后面,让他看不清的我样子。 刘建明被折磨得全身乏力,被我弄醒后有气无力说道:“大哥,你要多少钱才能放我。你可以给我家人打电话,他们会很配合的,我只想活命,放我一条生路。” 一个贪生怕死的人,在面对生与死的抉择时,也只会想到金钱。 “钱不要,我多得是。倒是你干得那女人老子看上了,老兄能不能割爱相让呢?” 我的话肯定让刘建明感到困惑,他是在我家被打晕的,极有可能是我妈的家人做的,现在居然说看上我妈了。 “大哥,那婊子您要尽管拿去,她只不过是我的一个性玩具,平常也是用来解解馋的。只要大哥你肯放我一条生路我什么都答应的,女人我有很多,大哥您要我都可以给您。” 当刘建明说出只是把妈妈当做一个玩具时,我感到妈妈的身体在发抖。我刚想说话就听到妈妈哀怨的声音。 “刘建明,你当初对我说情话可不是这样的态度。你把我拉去陪客,也是说为了公司的发展。你从来就没把我当人看?呜呜……” “你这贱货说什么屁话,你以为自己是什么?黄花闺女?也不照镜看看自己,三十多岁的老骚逼,老子肏你是给你面子。那位大哥要你这贱货你就该谢天谢地了。” 刘建明的话激怒了我,我从地上拿起一根铁棒往他身上砸,打得刘建明发出杀猪的嚎叫。打了十来棍就听到他求饶。 “饶命呀大哥,饶命呀!是我贱,我口水乱喷。我对不起江小姐~~~啊~~~疼死我啦!”